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关于原告于某与被告王某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案件评析及思考

――数辆机动车致同一交通事故 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按份民事责任的承担应考虑的三个步骤

作者:滑智文副院长、何向阳  发布时间:2012-07-10 08:52:38


   【裁判摘要】数辆机动车致同一交通事故,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按份民事责任的承担问题,我国的《侵权责任法》及目前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对此问题均没有明确的规定,司法实践中在对该类案件的处理上,司法结果亦不统一,影响了司法权威及司法公信力。关于该类案件的处理,我们应该依受害人的赔偿额为基础,结合侵权的机动车投保交强险的情况、投保义务人或行为人及受害人的责任情况和机动车使用权人与所有权人的法律关系分三个步骤来确定按份民事责任的承担即:“第一步,由投保了交强险的机动车所属的保险公司优先予以赔偿;第二步,第一步赔偿后不足的,由依法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的投保义务人或行为人在应投保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内平均赔偿;第三步,第一步及第二步赔偿后仍不足的,由依法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的投保义务人或行为人与受害人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案件介绍

    一审案号为: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2011﹚长民初字第1759号

    二审案号为: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西民二终字第01155号

    一审当事人情况:原告于某;被告王某某、刘某某、冯某某、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以下简称“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

    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

    2010年10月28日13时50分许,被告王某某驾驶的陕A42328三轮汽车沿老雁引路由南向北行驶至三益村什子南50M处时,因避让相对方向被告冯某某驾驶的陕A603N3小轿车时,观察不周,采取措施不当,将同方向前方行人于某(即原告)撞倒致伤,后与被告冯某某驾驶的陕A603N3小轿车相撞,又与被告刘某某停放在路边的陕K51458挂车相撞,造成原告于某受伤,陕A42328、陕A603N3、陕K51458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2010年12月6日,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了长公交认字〔2010〕第52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某某无证驾驶具有安全隐患的车辆超载行驶且未按规定让行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冯某某无证驾驶机动车与刘某某未按规定停车是造成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于某无责任”。原告于某受伤后住院医疗费及后续治疗医疗费共计为193550.28元。2011年7月7日,原告向本院申请伤残等级鉴定,陕西某某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了陕蓝〔2011〕法医鉴字第165号司法鉴定书,该鉴定书中记载鉴定结论为:“1.被鉴定人于某交通事故致伤经治后,构成X(十)级伤残……”。被告王某某发生交通事故时所驾驶的陕A42328三轮汽车,是其于2009年从西安市长安区某某街道办事处某某村李某某处购买,但未办理所有权移转登记,且一直未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该车购买后一直由被告王某某占有、使用,事故发生后被告王某某向原告支付医疗费12000元。发生交通事故时被告冯某某所驾驶的陕A603N3小轿车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未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发生事故时被告刘某某所停放的陕K51458挂车是2008年5月30日以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某某镇延某某名义从陕西某某工贸有限公司以消费贷款方式所购买,该车消费贷款期间为2年贷款现已还清,但该车的名义购买人延某某与陕西某某工贸有限公司未进行结算,该车的所有权仍登记在陕西某某工贸有限公司名下,该车购买后一直由被告刘某某占有、经营使用至今,发生交通事故时该车及挂体陕KC056挂均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于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事故发生后被告刘某某向原告支付医疗费15000元。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已花费巨额医疗费,遂于2011年4月13日诉至本院。庭审中,原告以被告王某某、冯某某、刘某某的行为造成交通事故致原告受伤,要求被告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医疗费195750.28元、护理费147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410元、交通费1000元、误工费39600元、残疾赔偿金31390元、精神损失费30000元、后续治疗费60000元,共计376850.28元中的240000元,被告王某某、冯某某、刘某某共同赔偿上述费用剩余部分136850.28元及本案受理费;被告王某某对交通事故发生的经过及责任认定无异议,表示该案由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冯某某对交通事故发生经过无异议,但对交通事故认定有异议,并以被告王某某驾驶的三轮汽车先将原告撞倒后又碰到被告刘某某的长挂汽车上之后才与他驾驶的小轿车陕A603N3相撞,表示该案由法院依法判决;被告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认为本案应考虑发生交通事故的各个车辆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情况来确定本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因双方分歧较大,致本案调解不立。

    本案一审的争议焦点是:被告王某某发生交通事故时所驾驶的陕A42328三轮汽车及被告冯某某所驾驶的陕A603N3小轿车均未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被告刘某某占有、经营使用的肇事车辆陕K51458挂车及挂体陕KC056挂均在被告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对于原告于某的损失四被告如何承担责任。

    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此次交通事故致原告受伤,肇事车辆陕A42328、陕A603N3虽未依法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但肇事车辆陕K51458挂车及挂体陕KC056挂均在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故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应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原告的合理诉请优先予以赔偿。被告王某某所驾驶的肇事车辆陕A42328虽从他人处购买,但该车购买后一直由被告王某某占有、使用,因该车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未依法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且交警部门认定“被告王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故对超出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之外原告的合理诉请部分,被告王某某应承担70%责任。被告冯某某所驾驶的肇事车辆陕A603N3因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未依法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且交警部门认定“冯某某、刘某某负事故次要责任”,故对超出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之外原告的合理诉请部分,被告冯某某、被告刘某某共同承担30%的责任,即每人各承担15%的责任。……。

    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根据《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机动车一方没有依法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应由其承担应当投保的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的损失”,请求王某某、冯某某在各自应当投保的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与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平均承担原告的损失。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同一审法院。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两辆以上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部分机动车未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应先由已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保险公司在其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其它未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投保义务人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平均承担赔偿责任;其余不足部分,由各行为人按其在事故中的责任大小承担赔偿责任。……刘某某的车辆在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故应先由某某财保陕西分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240000元的赔偿责任。剩余60032.12元,应由陕A42328、陕A603N3车辆的投保义务人王某某、冯某某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各120000元限额内平均承担赔偿责任,即各承担30016.06元。原审判决未让依法应投保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而未投保的投保义务人承担未投保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赔偿责任,直接按事故责任大小承担责任欠妥,应予纠正。……。

    二、案件评析

    所谓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简称交强险责任)是指:机动车所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保险公司对机动车的所有人或使用人因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除被保险人和机动车上人员之外的受害人损害依法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其特征表现为:强制性、赔偿的优先性、赔偿数额的限额性、赔偿对象的特定性、归责原则为“无过错责任原则”。数辆机动车致同一交通事故,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按份民事责任的承担问题,属于机动车侵权案件中比较复杂的类型,我国的《侵权责任法》及目前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对此问题均没有明确的规定,此类案件的处理目前只有地方高院或中院所制定的指导性意见。目前司法实践中对于该类案件的处理上,基于对交强险制度理解的不同,司法结果亦不统一,严重影响了司法的权威及司法公信力。

    上述案例中一审法院在投保了交强险的机动车所属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不足的情况下,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直接划分了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的投保义务人或行为人及受害人的责任,没有考虑交强险的强制性即交纳上的强制性与赔偿上的强制性及侵权法的惩罚功能,显属不妥。

    上述案例中二审法院就该案的处理是分为三个步骤考虑的即:第一步,看数辆机动车是否均投保了交强险,如有的投保了交强险,有的未投保交强险,则由投保了交强险的机动车所属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优先予以赔偿;第二步,投保了交强险的机动车所属的保险公司优先予以赔偿后仍不足赔偿原告的损失,则由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的投保义务人或行为人在机动车的投保义务人应投保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内平均予以赔偿。如按上两步赔偿后仍不能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即需要考虑第三步,即应由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的投保义务人或行为人、受害人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划分双方的责任后,确定各自应该承担的赔偿数额。该三步走的思考分析方法相比较一审法院的两步走思考分析方法,更符合交强险的强制性、优先赔偿性及体现侵权法的惩罚功能,因此,二审法院关于该案的处理结果相对来讲更合法、合理。

    三、笔者个人的意见

    需要说明的是,我国法院实行两审终审制,我们要维护司法的权威、司法的稳定性及司法公信力,但是二审法院的处理意见不一定是正确的(司法实践中二审结果有可能被再审或提审改变),笔者对此案的二审处理结果不予苟同,二审结果虽然考虑了交强险的优先赔偿性及交强险制度及时保护受害人合法权益的目的,但是忽视了交强险的强制性即交纳上的强制性,纵容了该种违法行为,没有体现违反该强制性应该自食其果的惩罚原则,亦违反了民法的公平原则即让机动车投保了交强险所属的保险公司代替未投保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买单,损害了国家、保险公司股东等的合法权益。关于本案该类案件的立法规定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五条、《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试行办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第五稿)》第八条及第十条第三款和该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第六稿﹚第十条及第十三条笔者认为应该分三个步骤规定如下:“第一款:‘两辆或两辆以上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每辆机动车均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由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保险限额内平均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第二款:‘两辆或两辆以上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有的机动车按照国家规定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有的机动车未按照国家规定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由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保险公司与未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投保义务人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平均承担赔偿责任。投保义务人和行为人不一致的,由投保义务人和行为人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第三款:‘以上仍不足赔偿的部分,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五条之规定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先行垫付部分或全部抢救费用的,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赔偿责任超过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的部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责任。’”。关于上述立法建议在笔者撰写的《多辆机动车导致同一交通事故,部分机动车未投保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责任承担问题》――兼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第五稿)》第十条第三款一文中进行了详述(可在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网及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参阅,遗憾的是该文中笔者何向阳的建议未区分连带责任与按份责任,尚属考虑不周)。令人庆幸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形成了第六稿,但仍在全国广泛征求意见,该司法解释在不久的将来会填补我国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法律适用的空白,关于此类案件如何规定,我们拭目以待。基于笔者学识的孤陋寡闻,对此类案件的立法建议尚有考虑不周之处,愿与相关同仁继续探讨、交流。

   ﹙需要说明的是:基于本文需要,案件介绍只引用与本文观点有关的部分,其余部分予以省略﹚

附: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第五稿)》

    第八条【未投保交强险的责任承担】未按照国家规定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投保义务人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投保义务人和行为人不一致的,由投保义务人和行为人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不足部分,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和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第十条【多辆车导致一起交通事故的责任承担】第三款:“两辆或两辆以上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有的机动车不具有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应先由已投保机动车的保险公司在其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依照本解释第六条的规定承担赔偿责任﹙其中第六条为财产损失范围的规定﹚。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第六稿)》

    第十条 未按照国家规定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由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投保义务人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赔偿权利人请求由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不足部分,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和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本条所称“投保义务人”,是指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应当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机动车所有人或管理人。

    第十三条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其中部分机动车未投保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可以根据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多个侵权人依法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赔偿权利人请求先由已承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保险公司在其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不足部分,由未投保机动车的投保义务人按照本解释第十条的规定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各赔偿义务人承担连带责任。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了超出被保险机动车一方应承担的赔偿份额的,有权就超出部分向未投保机动车的投保义务人追偿。已投保的机动车一方放弃对未投保机动车的投保义务人的追偿权的,对保险公司不发生效力。

   (二)多辆机动车依法应当承担按份责任的,未投保机动车一方依照本解释第十条的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第1页  共1页

编辑:查映川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