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死亡的是否享有拆迁补偿利益分配权的几个考量因素

—以拆迁补偿利益分配前为视角

作者:滑智文、何向阳  发布时间:2012-06-13 09:43:34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的城市化、城镇化进程进一部加快。城市化、城镇化进程在提高人民群众生活质量,改善城市面貌及提升城市竞争力的同时,亦带来了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拆迁问题是这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中的典型,因拆迁问题而引发的突发事件近几年来频发,究其本质大多是因为拆迁利益的分配问题而导致。

    拆迁一词进入我国的法律始于我国《物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三款即:“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关于征收与拆迁的关系,有人认为,征收与拆迁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即“征收”是一种国家行为,“拆迁”是一种民事关系。有人认为,拆迁与征收行为无关,就拆迁而言,拆迁不仅与征收行为无关,而且根本就不是征收行为的争论。不管二者的关系如何,所谓“拆迁”,实质上就是房屋征收后的补偿问题,名曰“拆迁补偿” 拆迁补偿利益的享有者从实践来看,包括国有土地上建筑物及构筑物的所有权人、集体土地上建筑物及构筑物的所有权人、国有及集体土地上建筑物及构筑物的他物权人、国有及集体土地上建筑物及构筑物的债权人。拆迁补偿的范围从国家及地方相关法律法规等的规定来看包括建筑改良物补偿费或房屋产权调换权、搬迁补偿费、临时安置补偿费或周转用房享有权、停业停产损失补偿费、拆迁安置补助费、拆迁安置奖励费等。拆迁利益的分配涉及的问题较多,本文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拆迁补偿利益分配前死亡的,是否享有相关拆迁补偿利益分配权应该考量的几个因素――以拆迁补偿利益分配前为视角谈一下笔者的一些粗浅认识。

    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拆迁补偿利益分配前死亡的,是否享有相关拆迁利益分配权的考量因素,笔者认为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拆迁补偿费用的具体名目、拆迁行为的生效时间、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死亡的时间有关,具体分析如下:

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确定是确定某自然人是否享有拆迁利益分配权的首要考虑因素,该问题涉及民法理论上的社员权问题。民法中的社团的成员﹙社员﹚基于其成员的地位与社团发生一定的法律关系,在这个关系中,社员对社团享有的各种权利的总体,称为社员权。社员权包括非经济性的与经济性的。前者又称公益权,后者又称自益权。但这种名称不一定确切,如谓共益权是为团体的公共利益的权利,与实际不相符。非经济性的权利包括社员出席社团会议的权利、选举和被选举权的权利、发表意见的权利、表决的权利、参加社团活动权利等。经济性质的权利包括社团设施的利用权、利益享受权等 笔者认为:此处的社团应作扩大解释,基于我国特殊的民事主体制度,集体经济组织应该属于上述社员权中的社团范畴,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应该属于上述社员权中的社员范畴。在我国,某人是否为某集体经济组织的社员即是否具有某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资格,理论上对此有两种观点即:一、在我国,某人是否具有某集体成员的资格,判断的唯一标准即在于“户籍”。换言之户籍在则资格在,户籍迁出则资格丧失。 二、村民资格是一个自然人成为某一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条件。一般情况下,只要合法取得某一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户籍,就为该村的村民,这是广义的村民资格。但法律意义上的村民资格是指一个自然人享受村民待遇的条件,因而这一资格除与户籍相关之外,还需符合权利与义务相一致的原则要求。换言之,在认定村民资格时,户籍仅为一般原则,但不宜将户籍作为唯一的依据,还应结合成员与集体经济组织的经济生活联系等多种因素考虑。 笔者认为:在我国某自然人是否具有某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判断标准,基于我国户籍迁出入制度存在的弊端及公安机关执行户籍政策存在的执法不严等,结合权利义务相一致的法律原则及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兼顾的正义要求,采取上述第二种判断标准相对来讲比较科学、合法、合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判断标准是确定某自然人是否享有拆迁补偿利益的首要前提,某自然人如不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不管其死亡与否,均不能直接享有拆迁补偿利益的分配权,但并不排除其间接取得拆迁补偿利益的分配权。

    原《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已被2011年1月21日施行的《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所替代﹙需要说明的是该条例只针对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与补偿而言,不包括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关于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征收与补偿的立法目前正处于国家立法阶段而且草案已经国家审议﹚。该两部条例均为国务院制定,两部条例名称上的变化除了与《宪法》、《物权法》的相关规定保持一致以外,也可能存在着对“征收”与“拆迁”概念认识的不同,从《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来看“拆迁”行为已被“征收”行为所吸收,关于二者的关系本文前文已做过介绍。依据《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七条之规定:“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对被征收人给予的补偿包括: (一)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 (二)因征收房屋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的补偿; (三)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制定补助和奖励办法,对被征收人给予补助和奖励。”及第二十一条之规定:“被征收人可以选择货币补偿,也可以选择房屋产权补偿。……。”和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因征收房屋造成搬迁的,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向被征收人支付搬迁费;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产权调换房屋交付前,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向被征收人支付临时安置费或者提供周转用房。”故此,房屋被拆迁人可能会得到如下补偿: 建筑改良物补偿费或房屋产权调换权、搬迁补偿费、临时安置补偿费或周转用房享有权、停业停产损失补偿费、拆迁安置补助费、拆迁安置奖励费等。建筑改良物补偿费是指对被拆迁人附着于国有土地上的建筑物和构筑物经评估后,房屋征收部门所给与被拆迁人的经济补偿。房屋产权调换权是指被拆迁人未选择对被拆迁房屋的经济补偿方式,而是选择与已被拆迁房屋面积进行产权调换方式的补偿方式因而享有的权利。搬迁补偿费是指因被拆迁人的房屋被拆迁而致使被拆迁人搬迁的,被拆迁人所获得经济补偿。临时安置补偿费是指房屋被拆迁人选择了房屋产权调换的安置方式而未选择周转用房享有权时所获得的经济补偿。周转用房享有权是指房屋被拆迁人选择了房屋产权调换的安置方式而未选择临时安置补偿费,由房屋征收部门提供周转用房的临时安置方式时所享有的周转用房享有权。停业停产损失补偿费是指房屋征收部门因对被拆迁人附着于国有土地上的建筑物和构筑物拆除,致使被拆迁人停业停产,被拆迁人因而所获得的补偿。拆迁安置补助费是指因被拆迁人的房屋被拆迁致使被拆迁人需要安置的,被拆迁人所获得的安置补助费用。拆迁安置奖励费是指被拆迁人依法及时进行了搬迁,依照所在地的市或者县级人民政府所制定的相关规定所获得的安置奖励费用。

    上述拆迁补偿费用的分配权,依照上述各项拆迁补偿费用的概念不是每一个被拆迁人都享有上述各项拆迁费用的分配权,被拆迁人是否享有上述补偿费用的分配权决定于其选择的补偿费用的方式及因拆迁给被拆迁人所造成的损失和被拆迁人是否及时搬迁等因素有关。某一自然人在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情况下,如果其死亡,是否享有拆迁补偿费用的分配权,应该依据《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有关补偿条款及各市、县所制定的关于拆迁补偿的办法等所确定的补偿费用名目的性质、补偿目的、构成要件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死亡前所选择的拆迁补偿方式等确定已死亡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所享有的补偿费用分配权。

拆迁补偿因涉及公共利益及国家和社会的稳定,故而法律规定此类行为必须遵守一定的程序,程序能够通过“促进意见疏通、加强理性思考、扩大选择范围、排除外部干扰”等来保证法律问题解决的正确性 正如有日本学者精辟指出:“我们的世界已变得越来越错综复杂,价值体系五花八门。常常很难就实体上某一点达成一致。一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因人而异,因组织而异。程序是他们唯一能达成一致的地方,而且他们能达成一致的唯一程序是保证程序公正的程序,因为他们一旦同意了程序,则无论是何结果,都必须接受所同意的结果” 这是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兼顾司法理念的必然要求,亦是保护被拆迁人合法权益的使然所在,更是对所有权的合理限制及依法行政的必然要求。《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在第二章征收决定中规定了征收的程序即申请征房—协商补偿安置﹙包括公布征求意见、听证﹚—报批—审查批准—公告—实施补偿安置—补偿安置的救济。我国《物权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生效时发生效力”。被征收的房屋因征收决定的生效而发生物权变动即房屋所有权因征收决定的生效而发生转移,征收决定的生效在征收实践中以审查批准后征收公告的期间届满为分水岭,对于拆迁补偿而言亦是如此,故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拆迁决定生效之前死亡的,其不应该享有拆迁补偿利益的分配权;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房屋拆迁决定生效之后死亡的,其应该享有拆迁补偿利益的分配权。

    拆迁补偿问题涉及的法律问题很多,本文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死亡的,是否享有拆迁补偿利益分配权应该考量的几个因素(以拆迁补偿利益分配前为视角)进行了分析,司法实践中对于此类案件的处理,应该考虑这几个方面的因素,因笔者才疏学浅,关于该问题的考虑尚有不周之处,愿与相关同仁交流、探讨。

①参见房绍坤、王洪平:《私有财产权之保障、限制与公益征收》,见房绍坤、王洪平主编《不动产征收法律制度论丛》,中国法制出版社2009年版,第90页;崔建远主编:《房屋拆迁法律问题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4-8页。

②参见谢怀栻:《民法总则讲要》,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第67-68页。

③参见房绍坤、王洪平:《公益征收法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3月第1版,第344页。

④参见李小鹏:《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案件中若干问题的探讨》,见康宝奇主编《征地款分配纠纷审判实务与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236页;吴晓明、屈茂辉:《论征收补偿利益的分配机制》,《求索》2009年第4期。

⑤参见季卫东:《法治秩序的建构》,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2页。

⑥参见〔日〕谷口平安:《程序公正》,见宋冰主编《程序、正义与现代化》,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376页。

第1页  共1页

编辑:查映川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