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司法适用的相关思考

作者:鸣犊法庭 何向阳  发布时间:2011-11-30 16:23:12


    随着我国机动车工业的发展,我国公民个人拥有机动车的数量逐年增加,因机动车违法、违规行驶发生交通事故的事件逐年上升。基于我国国家财富的增加和我国保险业的快速发展,我国借鉴外国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权立法的先进经验结合我国国情于2004年5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第一次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但关于赔偿的限额该法没有规定。2006年7月1日起施行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第二款将该任务交给了保监会、国务院公安部门、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国务院农业主管部门。2007年12月29日及2011年4月22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两次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决定中均未对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予以明确规定。2010年7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在第六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中对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亦没有规定。截至目前为止只有2006年6月19日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了关于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该条款中规定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赔偿限额。我国司法机关目前在审理民事交通事故侵权案件中以此为据进行司法裁判,但裁判结果不一,即使同一省份各地区司法机关裁判结果也不一,表现为有的人民法院严格依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确定的赔偿限额进行裁判;有的人民法院则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确定的赔偿限额总额之内进行裁判但不在该条款所规定的具体各分项最高赔偿限额之内进行裁判。为什么会出现上述情况?形成上述两种裁判结果的原因如何?上述两种裁判结果孰对孰错?笔者对上述问题加以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均规定了保险公司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但上述法律、法规对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具体赔偿限额均未予规定。2006年7月1日起施行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第二款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的制定任务交给了保监会、国务院公安部门、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国务院农业主管部门,但截至目前该四部门没有联合制定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的相关规章,目前只有中国保监会独家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对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具体赔偿限额进行了规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虽然只是中国保监会独家制定,但我国属大陆法系国家,对于人民法院的法官来讲,其只有适用法律的权利而无造法的权利,故此,基于上述立法原因及我国所属的法系和人民法院法官的权力范围,我国人民法院的法官在处理民事交通事故案件中就选择了严格依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进行裁判,形成了司法裁判中的第一种裁判结果。该种做法对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具体各分项最高赔偿限额的部分依侵权人及受害人双方的法律关系及过错程度分担赔偿责任,其虽然体现了侵权法的惩罚功能和补偿功能但是也为因侵权人无履行赔偿义务的能力而引发民事交通事故“执行难”问题。 

    2006年7月1日起施行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是由国务院制定的,该条例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的制定任务交给了保监会、国务院公安部门、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国务院农业主管部门,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该四部门没有联合制定相应的规章,截至目前为止唯独只有中国保监会独家制定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对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进行了规定。从我国立法法之规定来看,中国保监会独家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的制定主体不符合国务院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规定,其效力也就大打折扣,这就为人民法院的法官处理民事交通事故案件适用法律留下了自由裁量的空间。另外,“执行难”问题一直是困扰人民法院工作的重大疑难问题,近几年随着审判方式的转变及执行相关机制的完善,“执行难”问题得到了相应地解决但未从根本上解决其原因是复杂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责任是在侵权法与社会法相互融合的背景下产生的,该责任体现了“侵权责任的社会化”,基于此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责任已成为世界各国交通事故侵权立法的趋势。人民法院的法官在处理民事交通事故案件中,基于有些民事交通事故案件受害人人数众多或受害人伤势严重需巨额费用或侵害方无赔偿能力等因素及因“执行难”的原因,人民法院的法官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确定的赔偿限额总额之内进行裁判但不在赔偿限额具体各分项最高赔偿限额之内进行裁判。该种裁判结果虽然及时的保护了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减轻了该类案件的执行压力,但其缺陷也是一目了然,该种做法对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具体各分项最高赔偿限额但在各分项总额赔偿限额之内让国家替民事交通事故侵权人买单,其纵容了交通事故侵权人的侵权行为使侵权法的惩罚功能和补偿功能丧失,损害了国家的利益、保险公司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

    基于笔者上述之分析,司法实践中形成上述两种司法裁判结果也就在意料之中,两种司法裁判结果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均有其合法合理性,但损害了司法的统一性及司法的公信力。中国保监会、国务院公安部门、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国务院农业主管部门四部门应尽快就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联合制定部门规章,以使人民法院形成统一的裁判结果,从而维护司法的统一性及司法的公信力。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飞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