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好意同乘交通事故中民事责任承担应利益均衡

乐小刚与刘兴、关随艳、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人身损害赔偿案

作者:民一庭 何俊英  发布时间:2011-10-24 17:28:26


    【问题提示】审判实践中,搭乘顺路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搭乘人人身损害时,如何确定搭乘人与车辆管理人之间的赔偿责任,如何在不否认车辆管理人助人为乐良好初衷的情况下,又使同乘人的利益得到最大保护呢?

    【要点提示】好意同乘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同一般交通事故相较,又具显著的特征,如果实践中过多的保护了搭乘人的利益,不公平的加重车辆方的责任,将毫无疑问的冲击人们一直所崇尚的好施乐善道德标准,这与法律所追求的社会效果不符,亦与法律的正义精神不符。

    【案件索引】

    原告:乐小刚,男,1990年5月16日出生,汉族。

    被告:刘兴,男,1989年5月31日出生,汉族。

    被告:关随艳,男,1973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市长安支公司(以下简称中财保险长安支公司)。

    原告原告乐小刚诉称,自己乘坐被告刘兴驾驶的二轮摩托车与被告关随艳驾驶的三轮汽车相撞,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其受伤,现要求被告刘兴赔偿其医疗费24852元、、伙食补助费930元、护理费6000、误工费12000元、交通费225元、营养费2400元、残疾赔偿金等合计4万余元,并要求关随艳三轮汽车的交强险承保公司在无责任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刘兴辩称,事故之前与原告并不相识,后经朋友介绍由原告无偿搭乘其摩托车,是做好事的情谊行为,事故发生时原告未考虑摩托车车况及是否佩戴头盔等情况,故对事故发生显有过错,原告亦应承担部分责任。另事故发生时,被告关随艳车辆闯红灯,故交警队认定其无责不正确,相应责任应由交强险承保公司承担。

    被告关随艳辩称,自己为事故的无责任方,同原告无任何关系,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中财保险长安支公司承认关随艳在其公司购买交强险属实,且事故在保险期间发生,但辩称,其承保车辆在事故中无责,故只同意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赔偿原告损失,其余损失是原告同第一被告之间需解决的问题,与己无关。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乐小刚与被告刘兴在事故发生之前并不相识,2010年7月29日,经由双方朋友介绍由乐小刚搭乘被告刘兴无驾照驾驶的陕AZ6268号二轮摩托车(二人均未戴头盔),在沿韦鸣路由东向西行驶至与神舟四路交叉口时,适逢关随艳驾驶陕A45923号三轮汽车沿神舟四路由北向南行驶至该处左转弯,两车相撞,造成刘兴,乐小刚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原告乐小刚随即被送往西安航天总医院住院治疗至2010年8月30日,被诊断为:1、左胫骨开放型粉碎性骨折;2、左尺股鹰嘴骨折;3、左髋关节前脱位;4、轻型闭合性颅脑损伤;5、左髋关节软骨骨折。共住院治疗31天,期间花费抢救费215元、门诊费464.5元、住院费24172.4元。出院后在西安航天总医院复查花费180元。后经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交警大队长公交认字[2010]第363号道路事故认定书认定:刘兴负事故全部责任,关随艳、乐小刚无责任。另被告关随艳所驾驶陕A45923号三轮汽车在被告中财保险长安支公司购买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且该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后原、被告就赔偿事项未能达成一致,原告于2010年11月19日诉至本院,要求上述被告赔偿其诉讼请求的各项损失。庭审中,原告就其伤残等级及后续治疗费用申请司法鉴定。经陕中金司鉴中心【2011】临鉴字第228号鉴定书评定:原告乐小刚为九级伤残;后续治疗费用约为15000元。原告遂要求三被告赔偿其伤残赔偿金16420元、鉴定费1520元、精神损失费2000元。审理中,原告提供西安航天总医院急诊病历、诊断证明、住院病案及医疗费票据,证明其受伤治疗花费情况:提供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交警大队长公交认字[2010]第363号道路事故认定书,证明事故中自己无责;提供陕中金司鉴中心【2011】临鉴字第228号鉴定书,证明其伤残及后续治疗费用情况。上述证据经被告刘兴质证认为:原告受伤治疗花费属实;事故认定书仅能证明事故责任,不能证明原、间的过错责任;对鉴定结论认定的伤残登记无异议,但后续治疗费用尚未实际发生,不予认可;且原告对事故发生亦有过错,只愿承担部分责任。被告关随艳认为自己在事故中无责,未予质证;被告中财保险长安支公司认为其作为无责方关随艳车辆的交强险承保公司,只同意在无责范围内承担原告医疗费1000元、残疾赔偿金10000元。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助人为乐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被告刘兴无偿搭载原告的良好初衷值得肯定,但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同样受法律保护。被告刘兴因无照驾驶摩托车搭载原告乐小刚过程中致原告受伤,应当依据交警部门事故责任认定承担赔偿责任,但因为原告乐小刚系无偿搭乘被告车辆,且在乘坐时未佩戴头盔,未尽到确保自身安全防范的注意义务,对事故造成损失亦有过错,故应酌情减轻被告刘兴之赔偿责任。被告关随艳在事故中无责,故其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其事故车辆因在被告中财保险长安支公司保有交强险,故应由该公司在交强险无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原告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被告刘兴辩称被告关随艳车辆闯红灯,故交警队认定其无责不正确一节,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佐证,依法不予采信;对原告诉请后续治疗费用因尚未实际产生,且被告予以否认,故本案不予支持,原告可在实际治疗后另行起诉。原告诉请的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虽未能向法庭举证,但属实际发生,故应结合原告治疗情况合理认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五条之规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八条以及有关民事法律政策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刘兴在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乐小刚医疗费、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失费共计29562元。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市长安支公司在交强险伤残限额内承担原告医疗费用1000元、残疾赔偿金10000元。三、被告关随艳不承担赔偿责任。四、原告乐小刚其余损失自行承担。本案诉讼费524元、鉴定费1520元,由被告刘兴承担1431元,由原告乐小刚承担613元。案件宣判后,原、被告均息诉服判。

    【评析】该案是一起典型的有好意同乘行为引起的侵权纠纷,不难看出,车辆所有人基于良好的愿望助人为乐,而在发生交通事故之后,致亲朋间反目,往日情谊荡然无存。做好事好心无好报,反而官司缠身,着实在烤问着着人们一贯崇尚的诚信友爱的道德标准。而且随着我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好意同乘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呈上升趋势,所以该类案件的判决结果与法律对此类行为的评价和态度相挂钩,从而对今后人们进行此类行为选择时起导向作用。然由于立法的滞后性,目前我国对于好意同乘相关规则并无明确规定,故在实践中各异判决较多,结合本案。笔者以为:

    一、应在善良风俗、利益均衡原则指导下认识同乘人的诉求与好意人赔偿责任。对好意同乘侵权行为的处理,首先,应当肯定好意人的良好初衷,并运用法律的手段树立起“助人为乐”的社会风气;其次,法律与道德不可分,没有道德的评判,法律将变成单纯的工具。通常来说,我国传统道德讲究的是“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对于好心办坏事的行为一般是可以原谅的。而向好意人索赔一般被认为被认为是不齿的事。因此,免除或减轻车辆好意人的赔偿责任符合一般大众心理和道德标准及人们所普遍尊崇的公序良俗。况好意同乘中的好意人相较有偿运输合同而言,已经让渡了可预期的利益,在发生交通事故之后,再由其承担沉重的赔偿责任,不仅伤害到其善良的初衷,而且有失法的公允。故该类案件的处理,应当对好意人与乘之间的利益进行价值判断,做出理性选择,车辆的相关权利人或相关责任人应由于其行为的利他性而适度豁免或减轻风险。以寻求审判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谋求公正审判与社会和谐发展的“双赢”。

    二、要避免对交通事故认定书认识的片面性。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在交通事故发生后,经现场勘查、调查询问后根据事故当事方的违法情形并依照道路交安全法及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的规定所作出事故认定书。该认定书仅是在交通管理部门处理交通事故时得行政处罚的依据,而非人民法院的审判依据。况且,交通事故责任并不等同与交通事故赔偿责任,交通事故责任者不等同于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如在案例中,刘兴二轮摩托车与关随艳三轮汽车相撞,刘兴负事故全责,仅能说明在事故发生的瞬间,机械碰撞过程中的作用力(当然在人的操作下)不同,并不能说明机动车上所有人(包括同乘人)的原因致事故的发生。本案中,搭乘人乐小刚在事故中无责,但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明知搭乘车辆系无牌照二轮摩托车,且未佩戴头盔,发生事故亦应承担部分责任。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时,也仅对与事故有直接因果关系的行为人列明事故责任,一般不考虑同乘者责任,所以简单以事故认定责任划分事故赔偿责任,有失公允,故本案中,在保险公司赔偿限额外,刘兴承担原告70%的赔偿责任,原告自行承担30%的责任是较为合适的。

    三、在该类案件中,界定车辆管理人承担责任的归责原则,即危险责任兼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

    1、车辆管理人在故意或重大过失下发生交通事故承担全部或主要部分责任。即好意人在故意的情形下应承担全部责任,在重大过失下根据过失程度及案件实际情况决定责任承担的大小,故意或重大过失的认定可以参考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如在本案中,被告刘兴无证照驾驶二轮摩托车,未按交通安全法的要求佩戴头盔,且在事故中负全责,其应对原告损失负全部责任。但是,原告乐小刚明知车况不良仍坚持搭乘,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过失相抵的规定,应减轻刘兴的民事责任。如果被告刘兴在驾驶操作中因过失造成损害,只能根据过失大小承担相应的责任。故在本案审理中,一审法院亦贯彻《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第十九条 “无偿搭乘他人机动车,因该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受到损害的,应酌情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的精神原则,作出上述判决。

    2、车辆管理人为一般过失或双方均无过错时,由搭乘者自负风险。在机动车日益作为一种高速运转工具的今天,人们在享受其快速、便捷服务的同时,承受其生之俱来风险是必须的。如果车主尽到了合理的谨慎义务仍不能避免损害的发生,或者发生了意外事件,双方都没主观过错却造成人身损害的情况下,车主应当免责,风险由双方各自承担。如汽车自燃、恶劣天气、刹车失灵、车辆爆胎等。依据社会一般常识判断,这是由于机动车这些固有风险的存在,只要同乘人自行介入,理所应当的认为或推定其对危险时接受的,也即同乘人在接受利益的同时,亦要承担该种利益所附带的风险,应免除好意人的责任。以体现人身价值至上,及人身损害的救济应该兼顾到利益平衡的公共政策考量的立法和司法价值。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飞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