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魏红利诉魏引学买卖合同案

作者:斗门人民法庭 杨红雨  发布时间:2011-03-09 15:40:41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2010)长民初字第755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买卖合同纠纷案

    3、诉讼双方:

    原告魏红利,男,汉族,1970年4月28日出生,住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道办事处落水村西三巷22号,农民。

    被告魏引学,又名魏岁学,男,汉族,1964年11月1日出生,户籍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街道兴疗社区3-401,现住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道办事处落水村七组,下岗工人。

    委托代理人景辉,女,汉族,1968年1月27日出生,户籍、住址、职业同上。系魏引学之妻。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刘文让;代理审判员:杨红雨;人民陪审员:滑智武

    6、审结时间:2010年3月29日

    (二)诉辩主张

    原告诉称:2009年8月20日原告听说被告有一张价值不菲的画,原告看过画以后,在被告承诺此画是真迹的情况下,双方以7000元成交;原告将画拿回家后经鉴别此画为赝品,便于第二天将此画退给被告,被告以过几天返钱为由一再推拖,故起诉要求依法判令被告立即返还7000元人民币、赔偿原告损失3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己方从未承诺过此画为真迹,是原告主动要求买画并主动出价7000元购买了画,成交后双方再无责任,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9年8月中旬,原告听说被告处有一幅古画,看画后,遂开始与被告商谈购买之事,双方电话商谈将价格定为7000元之后,当晚,原告与同村村民魏国超(又名魏大超)一起至被告家,原、被告双方进行了现场买卖交易,被告将画交给原告,原告亦当场向被告支付了7000元价款,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两日后,原告之妻张艳艳持画至被告家,要求退画返钱,未果后离开。此后,原告继续要求被告退款未果,遂于2009年12月以诉称诉至本院,要求判令被告立即返还7000元价款并赔偿损失3000元。庭审中,原告坚持认为自己从被告处购买的是清代画家沈铨的一幅花鸟画,而且被告承诺过画是真迹,自己才愿出资7000元购买了该画;买回后自己上网查询发现画是赝品,遂让妻子去退画,而被告当时只是说:“钱我已经用了,改天有钱再退还给你”。过后,被告却拒绝退款,无奈之下自己才只好起诉,坚持认为自己的诉讼请求应该得到法院的支持。被告方代理人当庭否认原告所言,认为原告以7000元买画属实,但原告事先多次到自己家看过这幅画,而且是原告主动要求购买该画的,被告从未承诺过画是真迹,并说好成交后都不能反悔;原告之妻在原告买画一星期后才到被告家要求退画,此时,被告并未同意退画,而是要求原告与被告面谈,原告之妻遂未经被告同意将画留在被告家转身就走,被告也随后将画扔出门外,故该画现不在被告家,被告从未同意过向原告退钱,故不同意原告的该项请求。庭审中原告对自己主张的被告承诺过画是真迹而该画经查询为赝品一节及被告同意退画退钱一节无证据举证,被告方对原告之妻退画时被告将画扔出门外、该画现不在被告处的主张亦无证据举证。被告本人在庭后谈话中承认代理人在庭审中发表的其他意见,但辩称自己的代理人对退画一节并不知情,她在庭审中谈到的退画情形不对,事实上,原告之妻张艳艳来自己家要求退画时并未随身携带所买之画,其退画要求被自己拒绝后张艳艳也未将画留到自己家,故原告所买之画并未在自己家中保管。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原告方之证人魏国超(又名魏大超)的出庭证言:在原、被告已事先约定好7000元价格的情况下,自己在2009年8月份的一天晚上曾陪同原告去被告家买画,当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被告当时并未向原告保证过画是真迹;两日后,自己看见原告之妻张艳艳手里拿着画说是要去给被告送画,但自己并未看见具体送画之经过;事后原、被告都给自己说过原告已把画退给被告的事情,但被告不愿退钱。

    (四)判案理由

    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于2009年8月以7000元之价格从被告处购买了一幅署名为清代画家沈铨的花鸟画之事实,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原告诉称被告向原告承诺过该画为真迹之意见,遭被告否认,原告对此亦无证据举证,本院依法不予采信;在被告未保证画是真迹的情况下,原、被告之间的买卖合同已成立并履行完毕,原告现主张被告已同意退画返钱的意见,遭被告否认,原告对此亦无证据举证,故其主张本院依法不予采信。但依庭审查明之事实,可认定原告所购之画己由原告之妻留在被告家中,至于被告之代理人辩称被告在原告之妻离开后将画扔出门外的意见以及被告本人辩称原告之妻要求退画时并未携带所买之画、也未将画留在被告家之意见,均无证据佐证,且不符合常理,依法均不予采信。即使画留在被告处,原告亦不能因此证明被告同意解除买卖合同、同意退还价款的事实,故原告要求被告返还7000元价款之诉讼请求缺乏证据支持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3000元之诉讼请求,亦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

    (五)定案结论

    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原告魏红利要求被告魏引学返还价款并赔偿损失之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承担。

    (六)解说

    1、本案的买卖关系属于古董字画交易,高风险与高利润并存,原告没有证据、也很难举出证据证明被告的欺诈行为成立。

    原、被告在买卖交易正式成立之前,被告作为出卖人,对标的物有过陈述和介绍是理所当然的,但原告主张被告的欺诈行为成立,首先必须举出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明确承诺并保证过古画为真迹而非赝品,但本案中的原告对此却没有证据举证;假设被告承诺并保证过古画为真迹,原告还须继续举出证据证明被告交付的标的物经专业机构鉴定确定为赝品;即使原告举证出专业机构的鉴定证明,原告还须证明被鉴定的古画与被告交付的古画是同一幅画;而此时,除非被告自认,否则,因标的物已转移占有,原告也很有可能偷梁换柱,故原告对此是很难举出充分并令人信服的证据的。所以,此类纠纷中,原告很难证明被告的欺诈行为成立。

    古董字画行业本就是高风险与高利润并存的行业,靠的就是经验和知识,其长期以来形成的交易习惯是不允许成交之后轻易反悔的。原告用7000元买回的可能是赝品,这应在原告理应预测到的风险范围之内,但原告也有可能仅用7000元买回的却是价值高昂的古画真迹,这也属于原告可能获得的利润空间范围。如果允许买卖双方轻易反悔的话,将无法保证该行业交易的稳定性,就会使整个行业秩序混乱。所以,买卖成立之后,原告不能以买回的为赝品而认为受到欺诈并要求解除合同,被告也不能以出卖的是真迹、认为合同显失公平而要求撤销合同。该行业的这一交易习惯,保证了该行业的稳定繁荣,也吸引了众多“淘宝族”自愿投资该行业以求发展。

    2、原告方将古画留在被告处的行为,不能证明被告同意解除合同,也不能证明被告有义务返还价款。 

    原、被告的买卖古画合同成立后,原告方反悔,请求解除合同,将古画留在被告处即离开,其行为只能表明原告欲解除合同的意图,不能以此推定被告同意解除合同;原告的单方行为对被告并无约束力,故不能以此推定被告有义务返还价款;否则,其行为就等同于强制交易,是行不通的。 

    3、古董字画行业的一般交易行为受民法和合同法的保护,但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其交易行为也应把握好尺度,不要违反了刑法的有关禁止性规定。 

古董字画行业虽有其特殊的交易习惯,但总体来说还是应遵循民法与合同法中有关自愿、公平、诚实信用等基本原则的。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的规定,该法保护的是“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行为,而古董字画显然不是生活消费需要购买的商品,故该行业的交易行为不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合同当事人也不得以该法为依据主张双倍赔偿。 

    另外,如果古董字画行业的交易行为违法情节严重,已符合刑法中的有关规定,还有可能构成“诈骗罪”或“倒卖文物罪”等罪行,行为人要依法承担相应的刑事法律责任。所以,该行业中的从业人员也一定要把握好交易的尺度,安全经营,合法经营。 

    本案中,法院依据民事诉讼法和证据规则的有关规定,判决驳回原告要求被告返还7000元价款的诉讼请求,其适用法律也是正确的。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飞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