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论中小股东法律权益的保护

作者:长安区人民法院 崔蓉  发布时间:2015-09-21 09:51:03


    股东是公司的出资者或股份的持有者,对公司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凡是基于对公司投资或者基于其他的合法原因而持有公司资本的一定份额并享有股东权利的主体均为公司的股东。而许多公司的大股东凭借自己的大股东地位,肆意妄为,任意侵犯中小股东的权利。在公司的实际运行中,大股东首先将公司的业务执行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把中小股东完全排除在公司权利核心之外。在将公司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之后,大股东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便采取各种手段,屡屡侵犯中小股东权益,为自己攫取更多利益。

    一、大股东侵犯中小股东权益的表现

    大股东为了获得更多的利润,在公司的经营过程中,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来获取利益。《管理与财富》杂志曾曝光九种上市公司大股东侵犯中小股东的内幕操作,主要包括宁可配股,绝不贷款;虚假出资;操纵信息披露,公布虚假信息;挪用资金,挖空上市公司;自己炒自己的股票,哄抬股价,诱惑中小股东投资,然后秘密抛售,从中牟取暴利;操纵利润分配;利用自己对股东大会的控制,恶意增加公司资本,迫使其他股东根本无力认购新股,从而使自身的股权比例进一步增加;关联交易;利用上市公司作担保,为自己申请贷款提供方便。在这里重点阐述一下关联交易、利润分配、公司担保和恶意增资的问题。

    (一)关于关联交易

    关联交易是指公司或是附属公司与在本公司直接或间接占有权益、存在利害关系的关联方之间所进行的交易。关联方包括自然人和法人,主要指上市公司的发起人、主要股东、董事、监事、高级行政管理人员、以及其家属和上述各方所控股的公司。关联交易在公司的经营活动特别是公司购并行动中,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法律概念,涉及到财务监督、信息披露、少数股东权益保护等一系列法律环境方面的问题。目前,关联交易已经成为公司操纵,侵害中小股东利润的最便捷的手段之一。关联交易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侵害是指不公正,不公平的关联交易(或称之为非公允关联交易)条件下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侵害。

    例如,甲、乙两公司均系丙公司的投资股东,且甲乙两公司均属于以发起设立方式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在丙公司的全部股本金中,甲公司持有股份55%、乙公司持有股份18.125%。经丙公司董事会会议决议,任命甲公司人员为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并由董事长提名任命甲公司人员为总经理。甲公司至1998年6月向丙公司借款达高3971万元。1998年8月,甲公司与丙公司签订了《债权债务处理协议书》,丙公司同意甲公司以其房产作价抵偿。但乙公司不认可该协议,并要求丙公司董事会成立经营班子在产权过户后迅速组织评估。直到2000年3月,丙公司监事会才召开会议决定对抵债房产进行评估。4月,乙公司代表非控股方主张甲公司利用担任丙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优势地位,与丙公司进行大量关联交易,甲公司以低值高估的房产作价抵债,侵犯了公司利益。因甲公司为控股股东,丙公司称无法起诉甲公司。经丙公司非控股股东特别会议决定,委托乙公司作为非控股股东代表行使诉权。诉讼请求确认被告甲公司利用优势地位进行关联交易的行为已构成对原告乙公司的侵权,判令被告甲公司返还给第三人丙公司损失并承担诉讼费。诉讼中经法院委托评估抵债房产总价值仅为1119.74万元。 

    关联交易对中小股东利益侵害的原因:第一,股份制本身内在矛盾的存在。由于股份公司有多个股东,股东和股东之间的性质和所持有的股权不同,各自追求的利益也不一样,因此,大股东和小股东之间自然而然就会产生矛盾。第二,我国上市公司特有的股权结构,也是造成控股股东侵害中小股东利益的重要原因。 

    (二)关于利润分配

    利润分配,是将企业实现的净利润,按照国家财务制度规定的分配形式和分配顺序,在国家、企业和投资者之间进行的分配。利润分配的过程和结果,是关系到所有者的合法权益是否可以得到保护,企业能否长期、稳定发展的重要问题。企业利润分配的主体一般有国家、投资者、企业和企业内部职工;利润分配的对象主要是企业实现的净利润;确认利润分配的时间是利润分配义务发生的时间和企业做出决定向内或向外分配利润的时间。

    有限责任公司利润分配形态多样,所以小股东可能会基于更多的原因遭受到利润分配的压制,而公开股份市场的缺乏以及投资转让的限制又可能致使被压制利润分配的股东受到严重的损害。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中小股东和大股东同样都是衣食父母,是他们支撑着企业的发展。上市公司在经营过程中陷于困境甚至亏损时,并不是只有大股东分担着上市公司的风险,广大中小股东也责无旁贷地分担着风险。同样地,当上市公司取得效益时,理应让中小投资者也能够分享到成功的喜悦。可是,我国的一些上市公司在大股东的操控下,往往视小股东如草芥,使他们的利益受到很大的损害,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挫伤了他们的投资热情。另一方面,有的大股东操纵上市公司,对小股东采取两面手法。通过派现,将大量现金流进大股东的金库,然后通过配股,又从小股东手里把钱捞回来。

    比如信立泰是今年推出的最牛分配方案的公司之一,该公司预以总股本11350万股为基数,每10股派10元转增10股。其中仅分红一项就每股达到了1元钱,共计分配现金红利11350万元。但由于信立泰大股东信立泰药业有限公司一家就持有8121.75万股该公司的股份,因此,在该公司的分红中,大股东信立泰药业有限公司一家就拿走了8121.75万元的现金红利。并且,由于大股东持股成本仅为每股1元,所以大股东的回报率为100%;而公众股发行价为41.98元,回报率仅为2.38%,只是与银行存款相当,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回报率甚至还不如银行存款。

    (三)关于公司担保

    担保,作为上市公司的一种经营行为,是社会正常的经济现象。实践中,我国上市公司的担保行为往往发生在有关联的企业或有潜在关联的企业之间。我国上市公司关联担保的主要形态不外乎三种,一是关联的公司互相担保;二是潜在关联的公司互相担保;三是无关联关系公司的连环担保。这些形态的发展还呈现了明显的阶段性。简单地说,就是以2000年6月6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有关问题的通知》为分界线,由于该通知明令禁止以公司资产为本公司的股东、股东的控股子公司、股东的附属企业或者个人债务提供担保,在这一规则的硬约束下,上市公司提供的对外担保,开始从最初的为大股东频频担保,即“母子担保”到更多地表现为无关联关系公司之间的互保行为乃至目前的上市公司开始频频为子公司担保,以及上市公司直接控股担保公司,并利用担保公司为关联企业担保。例如上市公司为大股东担保,在证监会《通知》公布之前,我国上市公司普遍存在为大股东提供担保的不规范行为。由于我国一股独大和公司治理结构方面缺陷,控股大股东往往利用其控股权,在资金募集和运用、信贷担保中以牺牲上市公司的正当利益为代价来为自己谋取私利。如ST猴王的大股东即母公司猴王集团让上市公司为自己贷款提供巨额担保,最终把上市公司掏空,并使自己和上市公司一起走到破产的边缘。兴业房产为关联方即其原大股东上海纺织住宅开发总公司担保近4.8亿元,最终给自己带来毁灭性的后果。棱光实业的原大股东恒通集团入主棱光实业后,恒通集团让上市公司为其及其子公司提供总额达1.86亿元的担保,后由于恒通集团子公司贷款逾期未还,棱光实业被推上法庭,公司的银行账户也被冻结。粤金曼大股东粤金曼集团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9.95亿元,最终使粤金曼公司成为证券市场首批退市的上市公司。由于大股东运用自己的控股权,使公司的利益受到严重的损害,从而威胁到中小股东的实际利益。

    (四)关于恶意增资

    公司增加资本简称增资,是指公司基于筹集资金,扩大经营等目的,依照法定的条件和程序增加公司的资本总额。公司资本的增减变动,是公司资本运营过程中的常态。减资与增资,对应公司的紧缩与扩张,两者均系公司不可回避的商业现实。然而大股东利用自己对股东大会的控制,恶意增加公司资本,迫使其他股东根本无力认购新股,从而使自身的股权比例进一步增加,导致小股东的权益缩水。

    例如,被告上海泰富发展公司于1995年7月12日设立,注册资本2100万元;2004年8月30日,原告董某出资315万元,受让被告泰富公司15%股权;被告泰富公司的另一股东为被告致达公司,占公司85%股权。至2005年12月31日,被告泰富公司未分配红利。

    2005年5月20日、7月28日、9月25日和11月29日,被告泰富公司以解决公司流动资金为由,四次召开股东会,形成决议:第一,被告致达公司同意向被告泰富公司增资1900万元;第二,被告致达公司同意引进第三人创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向被告泰富公司增资1000万元。原告董某认为上述决议属于恶意增资,均持反对意见。2006年3月8日,经工商部门登记核准,被告泰富公司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被告致达公司出资3685万元,占73.7%股权;第三人出资1000万元,占20%股权;原告出资315万元,占6.3%股权。被告泰富公司增资扩股前后均未对公司财产进行审计、评估。

    原告认为被告泰富公司在没有作财务审计、净资产评估的情况下,依据被告泰富公司的原注册资本比例增资,属恶意增资,故起诉要求两被告赔偿直接经济损失1351万余元。

    二、保护中小股东权益的原因

    近年来,大股东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案例屡屡发生,如ST猴王、ST吉发、春都股份、大庆联谊、美尔雅等一连串影响巨大的案件向我们展示了一幕幕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大肆圈钱,侵害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的事例,中小股东的利益遭受严重损害,甚至颗粒无收。这些严峻的事实表明中小股东利益保护的现实需要和紧迫性。

    (一)法律上的股权平等

    法律的重要作用之一是对法律主体进行利益的保护和平衡,中小股东利益保护的法律规定及相关制度实质上也是对公司法的利益主体进行利益的保护,而其中的“度”则是对公司法的利益主体利益的平衡。我国目前市场经济较为落后,公司的发展起步不久,经济发展的水平也较低,因此,我们应当把公司股东利益的保护放在首位,其次也不能忽视其他利益关系主体的保护,以期达到促进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持续稳定发展的目标。所以保护中小股东利益的“度”就是使中小股东能够在实质上享有作为股东应该享有的权利,同时也不能妨碍或损害控制股东、公司管理人员、公司债权人、社会公众等利益主体的利益,使公司法的利益主体最大限度地得到“双赢”。

    另外,股东平等,是说在同等条件下股东对公司平等地享有权利。世界各国在公司法中都普遍表明了股东平等原则。股东平等可分为绝对平等和相对平等,绝对平等就是指股东按照其股东身份(而不是按照其所持股份数)来平等地享有对公司的权利;相对平等则是指股东按其所持股份比例平等地享有对公司的权利,即股东权利的大小根据所持股份比例不同而不同。这样由于实行“资本多数决”原则,公司股东会的决议通常反映并代表大股东(即支配股东)的意志和利益,公司董事会也被大股东所控制,按大股东的愿望和要求行事,这样一来少数股东的地位越来越弱化。为了体现公司股东的民主和平等,就必须从实际上加强对中小股东权利的保护。

    (二)保护中小股东权益可以防止一股独大、权利滥用

    在我国现行法律框架下,与其说公司的财产是由公司控制的,不如说是由公司的大股东控制的,说是由公司的大股东控制的,更不如说是由个别大股东所选举的董事会控制的。因而大股东、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乃至整个高管人员之间相互勾结,动用所控制的公司资源,通过内幕交易,关联交易以及虚假信息披露等手段侵害中小股东权益的现象并不少见。现代公司法从“资本多数决”原则出发,只要公司决议以票数多数通过的便视为正确。由于中小股东在权利行使过程中难以形成较多的表决票数,因而在形式上股东个人权利实际上遭到了弱化,中小股东在公司经营和利益分配的决策方面,基本上是处于无言的状态。因此,应当将保护中小股东权利作为一项法律制度来完善。虽然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削弱大股东的权利,但是在利益权衡中必需要寻求较为恰当的结合点,这种均衡必然有利于限制大股东的权利滥用,从而更为有效地促进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

    (三)公司发展及社会进步要求保护中小股东权益

    公司是人类文明长期发展的产物,是人类的伟大创造,假如对中小股东保护不力使他们的投资难以收到回报而不敢不愿去投资,不仅公司作为一种制度文明难以发挥作用,也使公司难以在短时间内融得大量资金,最终会损害公司的利益和大股东的利益。即使某个或某些大股东会从中获益,但由于整个社会丧失了投资获益的诚信环境,使投资安全受到威胁,这会严重妨碍社会事业的进行进而不利于社会的发展进步。一方面造成大量社会闲散资金不能投入生产环节,另一方面公司发展急需的资金难以获得。

    现代公司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公司所有者与公司经营权相分离,公司经营者掌握着越来越大的经营权利,这虽然对适应股权分散化需要,实现管理科学化和提高经济效益有利,但在两极分化的情况下,公司经营管理人员做出并执行经营决策,股东则要承担公司经营管理人员经营决策的后果。股东与经营人员的获利目标不同,董事和经理等管理层人员往往不会像关心自己利益那样去均衡每个股东的利益或者说是公司的利益,所以就会出现经营上的非效率化现象。保护中小股东的权利归根结底是为了更好地巩固公司制度,促进现代企业的发展,从而保障社会经济的健康运行。

    另外,中小股东为获取股息、红利等收益而投资,使股票市场得以产生、活跃,产生了期货、期权、投资基金等一系列金融衍生工具,使得现代金融市场得以完善发展;投资收益除供日常生活支出外,还可刺激消费,促进消费市场的发展。因此,中小股东的投资使公司获得了资金促进了生产的发展,投资者将收益用于消费既有利于人民收入水平、生活水平的提高、改善,又促进了消费,还为社会的闲散资金与对资金的需求搭建了沟通的桥梁,推动了社会更快更好的发展。如果有效维护中小股东的权利和利益,中小股东就很可能积极参与公司管理,献计献策,有利于公司竞争力的提高。如果一个股份公司拥有数量巨大的中小股东,有利于提高公司的社会影响,是一种无形的宣传。 

    三、保护中小股东权益的建议

    (一)限制大股东的控制权以保护中小股东

当今社会,在公司的运营和发展过程中,大股东的一股独大、权利滥用现象非常普遍。大股东的此种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中小股东的应得权利和利益,不利于公司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因此要对大股东的控制权加以限制来保护中小股东的权利以促进公司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

    1.监督大股东履行诚信义务

    大股东的行为要符合诚实信用原则、公序良俗原则和禁止权利滥用原则的要求,在考虑自身利益的同时,也要尊重和维护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而不能是滥用“资本多数决原则”,滥用控制权,损害小股东的利益。

    诚信义务的两个内容分别是注意义务和忠实义务。大股东的注意义务,说的是大股东在处理公司事务时的谨慎义务,其程度要求要尽到处于相同情况下同样一个谨慎的人对自己经营的事项所会给予的谨慎程度一样。大股东的忠实义务则指大股东必须忠实于自己的公司,不从事会损害本公司和侵害公司中其他股东利益的行为。股东的诚信义务对限制多数决和对中小股东权益的保护至关重要,并且,它也被认为是“对多数股东权力监督的一个合适的出发点。我国新公司法确立了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无效诉讼和决议撤销诉讼制度,从而增加了大股东行为的制约机制。

    2.建立表决权排除制度

    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是指某一股东与股东大会讨论的决议事项有特别的利害关系时,该股东或其代理人均不得就其持有的股份行使表决的制度。现实中上市公司大股东肆无忌惮地掏空公司,甚至导致所控股公司最终破产的事例屡见不鲜。在一股一权的表决权原则和资本多数原则为前提的公司表决体系中,股东表决权受其所持股份数量的直接影响,控制股股东可以轻松利用持有表决权数量的优势将其意志拟制成公司意志。这样,公司股东之间的平等关系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开始异化。建立表决权排除制度的根本出发点应是从源头上来规制因表决权制度本身不足,对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滥用表决权造成的公司治理机制失效的行为加以限制。因此,从事前预防机制着手,对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滥用资本多数决加以有效阻却,将其损及公司和相关者利益的动因扼杀于未然状态。表决权排除制度能够预防控股股东滥用资本多数决,有效的避免道德风险,又能维护公司正当利益,使得公司各方利益趋于一致。为力求避免此类事件的继续蔓延与扩散,减少大股东滥用权力的行为,我国公司法应确立表决权排除制度。

    3.完善公司章程,限制大股东的控制权

    公司的运作是通过公司内部的组织机构进行的,如果股东们在制定公司章程时,能够在遵守强行法的前提下,充分运用制定章程的权利对股东的权限作出界定,尤其是对于中小股东来说,如果他们能够很好地运用法律赋予的这一权利,充分和大股东进行协商,在此基础上对大股东的控制权进行必要和适当的限制的话,那么对自己利益的保护显然是十分有利的。

    因此,组织机构设计合理,相互之间有效制衡,也是保护中小股东权益的途径之一。首先,合理的扩大股东会的职权范围,以使中小股东能够尽可能的参与到公司的经营管理中,充分体现中小股东作为出资者对公司的控制力。其次,章程中关于咕咚会定期会议的次数和时间的规定可根据情况而定。召集股东会定期会议是董事会的职权,中小股东为了充分行使知情权及表决权,在制定章程时,一般可规定股东会定期会议每年召开的次数,以此来约束董事会履行召集股东会会议的职责,进而使中小股东能够充分了解公司的经营情况。再次,适当延长召开股东会提前通知的时间,以便中小股东能够对股东会会议议题做出充分的准备。

    (二)建立科学的公司管理机制以保护中小股东

保护中小股东的权利,除了对大股东控制权的限制以外,公司在管理制度上的相关规定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建立科学的公司管理机制,可以改善公司的营运现状,化缺点为优势。中小股东的权利得到相应的保护,可以促进公司进一步的发展。

    1.加强独立董事制度的建设

    独立董事,是指独立于公司股东且不在公司中内部任职,并与公司或公司经营管理者没有重要的业务联系或专业联系,并对公司事务做出独立判断的董事。独立董事与公司没有利益联系,都是具有特殊专长的战略经营管理专家,可以独立、公正、客观、科学地作出有关决策判断。其独立性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独立于大股东;二是独立于经营者;三是独立于公司的利益相关者。独立董事的这种特殊地位和独立性,能对内部董事起着监督和制衡作用,并对于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监督和约束公司的决策者和经营者,制约大股东的操纵行为,最大限度地保护中小股东乃至整个公司利益起着关键作用。公司被大股东或内部人实际控制、大股东和业务执行董事滥用权力是上市公司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对公司和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构成极大的威胁,进而会波及整个经济秩序的稳定和安全。通过引入外部董事来代表广大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或利益相关者利益,引进独立董事,形成对大股东权力的有力制约,从而对中小股东的权益形成保障。

    2.建立科学的监事会制度

    监事会是股份公司的必设组织机构。它是对董事会及其成员和经理等公司管理人员执行业务的活动实行监督的机关。监事会由全体监事组成、对公司业务活动及会计事务等进行监督,在股东大会领导下,与董事会并列设置,对董事会和总经理行政管理系统行使监督权。

    目前监事会在实践中并未能完成好对公司行为和治理人员行为的监督作用,在我国上市公司中,各种违法违规行为时有发生。因此对监事会职责的规定不具体的问题,应利用行政法规将监事会职责具体化,并纳入股东会议事项。监事会主要应关注于财务的监督。对于监事的个人在财会、审计方面的专业知识应做更严格的要求,对于监督手段应更明确和实用,这样才能实现监督的目的。另外对公司行为和董事、经理等人员行为合法性的监督也应是监事会的重要职责。对监视人员素质不高的问题,应规定监视人员的任职条件,明确资格管理,提高监视人员的专业素质;对监视人员地位低的问题,应明确公司股东、监事违法追究制度,提高违规成本,以使大股东重视监事人员,促使监事人员勤于职守。

    (三)完善司法救济措施

    充分认识司法救济对中小股东保护在我国的现实意义,面对现实,我们必须强调司法救济对于中小股东的保护必不可少,而且十分重要。

    1.引进集团讼诉制度

    集团诉讼是指一个或数个代表人,为了集团成员全体的共同的利益,代表全体集团成员提起的诉讼。法院对集团所作的判决,不仅对直接参加诉讼的集团具有约束力,而且对那些没有参加诉讼的主体,甚至对那些没有预料到损害发生的相关主体,也具有适用效力。

    我国应该引进集团诉讼制度,以加强对中小股东的保护,追究因虚假陈述给中小股东造成损害的责任人的民事赔偿责任。

    2.完善异议股东的股份回购请求权的规定 

    异议股东的股份回购请求权,是指当公司股东大会基于多数表决,就有关公司收购与兼并、重大资产出售、换股计划、公司章程修改等公司重大事项作出决议时,持异议的中小股东拥有要求对其所持股份的价值进行评估,并由公司以公平价格予以购买的权利。在控制股东的操控下,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的决议可能会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肯定会有股东对决议持不同意见。此时,持异议股东的股份在评估后以公平价格由公司回购,既保护了此部分股东的权益又防范了公司利益受损,对调整由于资本多数决原则形成的失衡的股东权利格局大有裨益。

    为了限制和避免“一股独大”情况的发生,我国新《公司法》借鉴西方国家立法经验,规定了异议股东股份购买制度。股份有限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都享有异议股东的股份回购清求权。但是新《公司法》没有具体规定异议股东股份回购的操作程序,有待于有关部门进一步做出具体规定,以便于将异议股东的这一重要权利落到实处。

    3.完善公司解散制度

    公司的成立或解散应当取决于股东的意志,当股东在公司中的权益被侵犯,公司又不能就恢复股东权益或解散公司形成合意时,权益遭受侵害的股东就应当有权通过各种救济方式维护自身的权益,而申请法院裁定解散公司是救济方式中很有效的一种方式。我国新《公司法》第183条规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这一规定只是原则性的规定,对司法解散公司的具体条件和程序均未作具体规定,同样尚需有关部门在司法实践中尽快做出规定才便于执行。

    无论是大股东还是中小股东,对公司投资的最根本目的是获得利息,公司运营状况的好坏直接影响股息分红,而获得利息的首要途径就是股东各项权利的实现。在现实中,大股东侵犯中小股东的现象仍然很突出。由于对中小股东的保护不利,整个经济和社会受到的负面影响仍然很严重。因此对于如何实现有效而充分地保护中小股东这一目标,我们首先要确认中小股东的各项股东权利,并且为中小股东各项权利的行使提供完备的程序保障。我们必须要限制掌握控制权的大股东,避免大股东滥用控制权来侵犯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我们要建立科学合理的公司治理机制,对事关中小股东利益的公司治理事项作出强行性规定,从而避免大股东借“公司自治”之名侵犯中小股东。我们不仅要从实体法角度为中小股东的保护提供制度支持,我们也必须为中小股东提供完备的司法救济。小股东能够切实行使自己的各项权利才能杜绝股东大会或高级管理层对公司各项事务的独断专行,才能有效维护中小东的权利,最终实现公司的优化得到股息分红。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